• 返回学院首页
  • 在校生入口
  • 家长入口
  • 毕业生入口
  • English
  • 教育部编制高等院校代码:13610
    郭爱克院士开学典礼寄语大学生: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发布:筱岩 发布时间:2015-12-18 新闻来源: 浏览量:969

        

        同学们,大家晚上好!。

        今天和蒋华良所长一起在这里非常地高兴。同学们大都是90后吧,有00后吧?我是40后。毛泽东主席(在)1957年在苏联对莫斯科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讲“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上8-9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毛泽东)。

       我非常的高兴和幸福来到这里。至少有三个原因,一是沈阳是我土生土长的故乡,我1959年在沈阳二中高中毕业。原因二是我喜欢你们大学的文化和何校长的理想,我似乎找到了知音,非常感谢被邀请。原因之三是我也从事视觉科学研究,可说是你们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你们今天或未来将成为人类光明的使者。此刻我想起了海伦.凯勒(1880-1968)的那本书《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的话:

        “也许人类就是这样,不懂得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东西,而渴望那些远在天边的东西。在光明的世界中,视觉,这一幸福生活的天赋才能,竟只被作为一种便利,多么可惜啊!”

        刚才讲我是40后,我从莫斯科大学本科毕业至今已整整50个年头。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充满矛盾,充满未知,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一个人在短暂的生命周期里就需要面对人类历史从未经历过的不确定性,生与死(的),爱与恨的,智与愚的,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与和平的。人类要生存下去,必须适应这个充满未知和不确定性的世界。

        生命就是一个不断地做出抉择的连续链条。汕头大学有一个人工湖,湖(旁)边的石头上刻着这样一首打油诗”地狱在人间,人间有天堂,问君何处去,但凭一念间”。腐败分子就是这句话没把握好。在每一个抉择拐点上,我们人类的大脑能最大限度的调用我们(的)全部的知识和经验的积累,包括我们这个物种在生命演化的历史长河中所学到的,包括我们每个个体在人生道路上所学到的,还包括我们从历史的和社会的文化传承中所学到的。

        50年来在我经历了三次重要的抉择。

        1.1977年(37岁)要不要拿博士学位?

        2.1993年(53岁)才开始研究果蝇

        3.1999年(60岁)到上海神经所建立实验室

        1976年,我国在经过10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之后,革开放的“门”初开,我被选派到北京语言学院德76班进修德语,准备派往德国进修。在所填的志愿中,我第一志愿就是到著名学者赖夏特实验室,但是德国科学技术交流中心(DAAD)通知我是到第三志愿,慕尼黑大学动物研究所 奥特鲁慕教授那里。在德国科学技术交流中心奖学金的资助下,1977.09至1979.09我在德国慕尼黑大学生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生物控制论课题组进修学习。慕尼黑大学动物研究所是很有传统的, 箸名的蜜蜂舞蹈语汇的发现者,1973年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冯.弗利希曾是该所的所长。经过两年的“拼搏”、在1979年9月20日,我在德国慕尼黑大学动物研究所以”特优”总成绩通过自然科学博士论文(Dr.rer.nat)答辩。当时,德国科学技术交流中心负责与中国学术交流事物的伯兰特.多恩博士在她的一封祝贺函中告诉我,这是二战以后,来自中国内地的科学工作者在联邦德国获得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我因此也是文革后中国从西方获得的第一个博士。这要感谢我的博士导师斯穆拉教授。当他建议我争取完成博士论文时,我曾“极左”地告诉他“中国不需要博士学位”,他却回答我“将来需要”。中国的博士学位制度是从1980年开始的。回国以后,当时工作条件不具备,那时候流行说“国内一条虫,出国一条龙,回来还是一条虫”。

        1992年,我来到了科研路上的一个抉择点上。这一年的夏天,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第十九届世界昆虫学大会。由马普学会生物控制论研究所盖茨教授,他是箸名的昆虫行为生理学家,与我共同策划一个小型的关于昆虫视觉信息加工的会议。会上,德国乌尔茨堡大学的海森堡教授的同事蓝哈特博士做了果蝇视觉学习、记忆的研究报告,是在飞行模拟器上做的。我兴奋极了,立刻提出向海森堡教授学习和合作的请求。其实,这个合作是不对称的,我实际上是学生。我这个要求得到了海森堡教授的积极回应。于是,我在1993年岁末来到乌尔茨堡大学,然后又到土宾根马普学会生物控制论研究所 ,用总共6个月的时间学习和工作,这年,我已53岁。后来我分别与海森堡,盖茨在国际著名杂志<学习与记忆>上发表了两篇研究论文。更让我感到幸福的是,在不让我知道的情况下,马普学会生物控制论研究所在盖茨教授的指导下,秘密地给我加工了我最需要的实验系统的主要部件。正是这套仪器后来在1994年经过乌尔茨堡大学的蓝哈特博士将其改装成研究果蝇视觉学习、记忆的系统,使我有可能在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以果蝇视觉操作式条件化为评价范式的学习记忆实验室。

        1999年11月27日,我又来到了一个重要的抉择点。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成立神经科学研究所,我被邀请聘建立果蝇学习、记忆实验室,这时我已经60岁。从此,我在上海北京之间飞来飞去。这期间,从2001到2007年六年间,我们连续在美国Science杂志发表三篇完全在中国完成的论文,背后有许多故事。1993年,我访问美国冷泉港神经科学实验室.在阅览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毕加索的画,画的题目是“金发姑娘”(Roblo Picasso, Woman with Yellow Hair, December 1931, Oil on canvas),简约而娇好.再仔细看,后面还隐约藏着一位“帅哥”,体现了视觉认知的抉择过程。2001年的七月天,上海雨水特别大。《Science》编委给我们10周时间修改完善论文,还要补一些实验。当时天天下雨,湿度太大,果蝇不飞,眼看时间来不及。于是,我们决定移师北京做实验。由唐世明先行,仪器防震台等大型(货)仪器运回北京。两天后,我在上海突然接到电话,在搬运防震台的大铁板时,唐的脚骨被砸了。我连夜赶回北京。唐世明怕误实验,没有住院,每天由我的研究生奚望背上出租车去医院换药,为了抢时间,他坐在可移动的椅子上,翘着打着石膏的脚,做实验了。就这样,我们开创了果蝇的两难抉择的研究。该论文成为国内的神经科学工作者,在<science>杂志上实现的“零”突破。科学界评论“他们现在的研究奠定了他们在任何动物决策和选择这一问题的世界领先地位,他们对果蝇高级行为的研究也进入了与海森堡和特利相当的水平”“这项工作既是世界水平的优秀研究,也是中国二十年来生命科学实验设计最漂亮的工作。因为果蝇已经有很好的遗传学基础,他们这样的实验模型,可以用来研究参与选择行为的基因和分子机制。这项研究具有开创一个新领域的可能。它也可以刺激其它高级行为的研究,因为这项研究容易推想,相似的思想和途径可用来研究其他高级行为。”,而后在2005,2007我们全部本土工作再发表《Science》论文,5年内实现了三连贯。

        2003年,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长贝时璋100岁。他是我最感恩的老师之一,在祝贺年寿辰之际,我发表了一篇《生命的礼赞》,写道:“从贝老整整一个世纪的人生教科书一中,我所领悟到的是:生命第一、健康第一、创新第一、真善美第一”。我诠释道“世间万物中,生命是最可宝贵的;在人生旅程中,健康是最可宝贵的;在科学探索中,创新是最可宝贵的;在做人准则中,真善美是最可宝贵的”。《真》,《真实》的真,《真诚》的真,《真情》的真,《追求真理》的真,这是人类最美好的东西,是普遍认同的。

        有人说,我已经是功成名就了。曹操曾有一首乐府诗《龟虽寿》,讲《神龟虽寿,忧有竟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科学界里常有所谓“三个馒头”的说法,就是讲某人吃了第三个馒头才吃饱,是因为第一个,第二个馒头打下了基础,第三个才达到吃饱了的目标,不要以为只有第三个馒头才是重要的。但是,科学研究的确要做好三个馒头。比如说,我在两难抉择,跨模态协同,认知灵活性的研究确是开创地做了第一个馒头,还要提高深度地做第二个馒头,如菜包子,接下来还要更提高一步,做第三个馒头,如肉包子。这才可能使一项研究成为原创的,重要或者重大的,有深度可持续的,有广泛影响的,不只是冰山一角而应是“推动群山”的。我现在主持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B类)脑科学前沿与交叉研究,脑功能联结图谱研究计划,我非常期待再做一点好的工作。

        今天是开学典礼,我想送大家的话是:“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出自韩愈的《劝学解》(韩愈(768~824)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意思是说学业由于勤奋而精通,但它却荒废在嬉笑声中,事情由于反复思考而成功,但他却能毁灭于随随便便。这句话用我的德国老师的话就是“学会敏锐的思考”。

        在2013亚太经合组织(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引用了汪国真的诗句:“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汪国真)。在电影“音乐之声“中有下面的唱段,“爬过每一座山,涉过每一条溪流,偱着每一道彩虹,直到你找到你的梦。”让我们感恩祖国,感恩人民,感恩父母,感恩这片养育了我们的大地和天空,努力学习掌握一些为人民服务的真本事,让美梦成真吧!

     

    名誉院长蒋华良开学典礼寄语大学生:大学之精神

     

        各位今年入学的新生、各位老师:

        大家晚上好!

        刚才,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接受了何伟院长聘书,成为了辽宁何氏医学院的名誉院长,这是我莫大的荣幸!从今晚起,我与大家一样,是何氏医学院的一员了。

        面对今年入学的新生,面对这么多灿烂无瑕的年轻面容,我今晚斗胆讲一讲 “大学精神”。这个题目很大,也是中国自有高等教育100多年来,大学永远讨论的主题。为什么我与给你们讲这一主题?原因是我觉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何要读大学,如何在大学学习和生活。

        大学是实施高等教育的学校,我们来大学的目的是为了接受比中学更高级的教育,获得今后赖以生存、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并为人类作贡献的知识和技能。因此,我们来到大学,一定得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即想获得什么样的知识和技能。只有目标明确了,在大学学习的效率才会高,心情才能愉快,才会有一个一生值得回味的大学时代。

        大学精神是动态变化的,每一个时代,每一所大学,都有不同的精神。陈寅恪等学者提倡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大学精神的第一要义。要真正做到非常不容易,“独立”和“自由”的定义非常复杂,也会随着社会时代发展而变迁,我不想、也没有能力与大家探讨这样的大学精神。因此,我只能讲一讲我所理解的大学精神。

        今年是伟大的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举国都在庆祝,9.3阅兵也使我们欢欣鼓舞。我不由地想起了在抗战那么艰苦环境下,坚持在大学刻苦读书的大学生们。我的导师,著名药物化学家嵇汝运院士,1937年考入中央大学,正值抗战爆发,中央大学不得不搬迁重庆。嵇先生那个年代的大学生,都是在茅草房中上课,在敌机的轰炸声中自习。嵇先生曾告诉我,他们有一种信念,一定要读好书,为抗战胜利学真本领。当时中央大学学生的口号是:“成绩超过东京大学的学生,也是一种抗日”。这是那个特殊时期大学生的精神,这样的精神造就了大学的精神。正是这样的大学精神催生了一代栋梁---杨振宁、李政道等获得诺贝尔奖,钱学森、邓稼先等23位两弹一星功臣……。

        解放后,虽然我国的高等教育采用的是前苏联体系,那时的大学也有一种特殊的精神---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努力学习。当时有限的大学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服务于新中国的建设事业。文革期间,我国的教育体制遭到严重破坏,高等教育也停顿10年。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120多万学子参加高考,这是空前的盛况。文革十年,使得莘莘学子们逼了一股劲---一种需要知识的渴望。那时的大学精神是为祖国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发奋学习。1978年3月31日,科学院老院长郭沫若先生在全国科学大会闭幕式上的那篇著名发言--《科学的春天》--曾激励多少年轻人勇攀科学高峰。叶剑英副主席还专门写了激励年轻人努力学习的诗篇:

        攻城不怕艰,攻书莫谓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

        这也是一个教育的春天,培养了一批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社会、经济、文化和科教等各项事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中坚力量,例如现在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即是北京大学1977级的大学生。

        我刚才列举了三个时期的大学精神,同学们是否注意到,这三个时期也是中国有高等教育100多年来的三个黄金时期。历史和社会的巨变,必然产生伟大的大学精神。这三个时期是中国近现代发展的三个关键时期:民族存亡、百废待兴、拨乱反正,大学精神鼓舞了三代大学生,造就了他们的事业,也成全了中国的发展。例如,没有抗战时期培养的大学生,就没有两弹一星,中国现在的腰杆子也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硬朗。

        同学们:你们是幸运的!中国发展又到了一个关键的历史时期,全面深化改革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当今时代的主题。我个人认为,沉寂了20多年后,新时代的大学精神即将产生,中国高等教育的第四个黄金时期也即将来到。我今晚预言,这一时期的高等教育,民营大学将从配角变成主角,成为中国高等教育新的希望。

        同学们:如果这样的话,你们更是幸运的了。辽宁何氏医学院是民营大学的佼佼者。这里有先进的、与国际接轨的办学理念,有一流的师资和教学设备,有丰富实用的课程设置…….一切的一切,令我,中国科学院大学药学院依托单位上海药物研究所的所长、曾经的华东理工大学药学院创始人兼首任院长,万分钦佩。当我遇到何伟院长,当我深入了解到何氏医学院的情况时,我预感到,这里将产生一种新的办学模式,将培养出我们这个时代发展需要的大学生。我即与何伟院长讨论并建立合作关系,也是一种在新的时代下,中国科学院与何氏医学院的新的合作模式。在此,我作一简单介绍。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是一个具有83年光荣历史的国立专业化药物研发机构,在我国近代各个历史发展时期,均为我国的药物事业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上海药物所与何氏医学院开展全方位合作,其中的一个重要方向是建立“药物研发创新班”。从明年开始,我们将在何氏医学院遴选优秀学生,由上海药物所和何氏医学院老师共同教育和培养,既教授基础知识,更注重培养学生的实际应用能力。我们正在争取“药物研发创新班”的学生本-硕连读,自本科三年级起,3-5名药理学、药物化学、药物分析和制剂等学生组成交叉学科团队,由专业教授带队,开展实质性新药研发科研活动。有专门的天使基金资助,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后,会有专业创投基金资助,条件成熟时,学生和老师组成的项目组可以组建创业公司,继续发展,直至新药或公司上市。这是一个全新的学习和创业一体化的办学模式,相信会成为一种新型办学模式的典范。这种办学模式目前只能在何氏医学院试点。在条件成熟时,我们会将这种模式推广到中国科学院大学药学院,形成体制内和体制外教育体系协同发展的良好局面。

        同学们:我还想说的是,你们来何氏医学院完成大学教育,是来对了学校。这里是广阔的天地,你们可以大有作为。何氏医学院是以眼科为主体的综合性医科大学,培养的学生今后从事的是眼事业,促进的是眼产业。你们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同学们:你们是否注意到何氏医学院美丽校园的与众不同?这里既牛羊鸡鸭成群,又葡萄瓜果飘香。你们是否注意到何氏医学院校园的版图也与众不同?像孕育在母亲肚子里的胎儿,这是新生命的象征。

        我衷心希望,与你们一道,在何氏医学院,发展出一种新时代所需要的大学精神!

        今天是毛泽东主席逝世39周年纪念日,我用他老人家于1957年11月17日在莫斯科大学对当时在苏联留学的中国学生讲的话结束我今晚的演讲: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是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咨询电话:024-88059778 024-88059798 传真:024-88053142
    24小时招生咨询专线:024-88053145 024-31351886
                18742433008(刘老师) 18624007162(王老师)
    地 址: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泗水街66号 邮编:110163
    Copyright © he-edu.com 网站ICP备案: 辽ICP备09005530号